看看车市不幸福 我们必须再来谈谈幸福

我们必须再来谈谈幸福。

白岩松曾说:“上一个十年,痛并快乐着是大问题;这一个十年,幸福成了大问题。”“你幸福吗?”,十一期间,CCTV的美好策划被“我姓曾!”悲戚蹂躏。

当“幸福”必须被人追着话筒去表白的时候,也许,我们是不是正在忘记幸福的滋味?

在这个人满为患的十一长假过后,又有一大批人的幸福感降低了,回家与出游的快乐被添堵,“幸福”就白哗哗流逝在那些车如流水马如龙的高速公路上。

30年来,我们不是在祈祷幸福、就是在去追求幸福的道路上,幸福这趟列车开太快了,而且,我们对幸福太苛刻,死缠烂打、争先恐后,唯恐掉队。

但在十月,刚刚满两岁的《汽车公社微博)》来说是幸福的。2010年10月份,我们从“淘吉利”的故事蹒跚起步,那时候她是初生儿,幸运地掉进幸福的蜜罐里,奶声奶气地喊出“我的汽车 我的生活”这样直白的话语——活脱脱就是幸福车生活宣言。

慢慢地,批评和建议接踵而来,善意而且满怀期待,接受并迅速地改正;有时候,鞭策和鼓励,都是幸福的不同表达。所以,幸福总是深藏在我们的内心,含蓄但却时时感受到每一刻的萌动。

幸福总有不同。两岁的的婴儿,幸福简单到可能就是父母的一个拥抱,长辈的一个微笑,或者喜欢的一个玩具;但是,两岁,对一个已经成年的狗,幸福不仅仅是满足一根骨头,它的眼神已经开始充满忧郁,所以,岁月似曾相似、幸福各有不同。

对每个人来说,幸福有时候是个扯蛋的事情。让人憧憬但又如同浮云,你去追问,它“姓曾”飘过;你伸出最热情地拥抱,它可能优雅抽身而去。

当幸福还在溜达,悲伤很快露出狰狞。对“十一”长假中因为交通事故逝去的794人来说,幸福被撞向天堂、留下悲伤残忍地触碰亲人的心房。短短8天长假中,68422起交通事故比今年任何一个月还多,你还好意思追问幸福?

从卡尔•奔驰发明汽车开始,汽车已经在这片大地上奔跑了126年,当初,它被马车嫉妒、被行人艳羡;随后,它很快被加上顶棚,用来遮风挡雨;它被装上更大马力的内燃机,速度越来越快。

道路从东方明珠一直延伸到昆仑山之巅。126岁的汽车并没有显得老态龙钟,汽车和幸福已经各自行驶在自己的道路上,汽车是汽车,幸福是幸福。

但是,在刚刚开启汽车文明的中国,汽车和幸福是一堆孪生兄弟。一辆QQ就可以带来远足的快乐,一辆保时捷更不得了,它挂满了自信、满足和骄傲,还追随着艳羡、白眼和效仿。

也许幸福来得太快,它累了。以往,那些幸福日子里传统的“金九银十”,是我们这个行业最忙碌的季节,买车、卖车、开车,有车一族收获的着驾驶的乐趣;卖车一伙忙碌数钱的幸福。

但是今年,不幸福开始蔓。进入2012年以来,除了直泻而下的价格,车市已经没有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。我们的记者深入上海、武汉、成都、台州四地渠道一线采访发回的报道,厂商与经销商之间正进行着一场微妙的利益博弈,而大多数经销商由于缺乏与厂商抗衡的筹码,无奈沦为困兽,甚至最终退出了这场财富游戏。中国汽车销售渠道十年间建立起来的4S生态模式,如今已在撕裂的边缘挣扎。

10月7日长假最后一天,空荡荡的上海吴中路丰田店展厅,一个销售小伙子向我挤出几丝笑意,我却怎么也不好意思上去问一声“你幸福吗?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